“利奇马”过境一夜 “从没见过这么大台风”“利奇马”过境一夜 “从没见过这么大台风”

“利奇马”过境一夜 “从没见过这么大台风”
山洪还没来的时候,66岁的山早村村民徐寿其就为逃难做好了准备。他很早从电视里得知“利奇马”要来的消息。台风逼近的时候,8月9日这晚,外地的儿女先后在电话里嘱咐:“你晚上不能睡觉!”8月10日凌晨1时45分,今年第9号台风“利奇马”在浙江温岭沿海登陆,肆虐整个浙江。永嘉县岩坦镇山早村因山体滑坡,山洪暴发,水位陡涨,造成特大自然灾害。截至发稿前,山早村已有23人死亡,9人失联。徐寿其的家背靠山体而建,他提前在二楼后门和山体之间铺上了80厘米长的钢筋瓦。他为此计算过,“三四秒就能跑掉”。一旦房屋被冲,就往山上逃命。看着水位一点点涨上来了,徐寿其心里止不住地害怕,“我快70岁的人了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水”。直到凌晨5点多,水平息下来,他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。除了山早村,洪水还冲进浙江临海台州府城墙内,导致老城区积水达1.5米左右,古城临海瞬间成为一片泽国。截至11日13时30分,台风“利奇马”已致浙江32人死亡,16人失联。水漫山早村山早村两面环山,楠溪江从中间流过,村里住着100多户村民,木质老房子居多。8月9日,得知台风要来的时候,山早村村委会就已经下发通知,并去到每户老房子查看情况。10日凌晨4点多,家住瓯北镇的周凯(化名)接到山早村父亲的电话,63岁的父亲在电话里喊了一句,“完蛋了”,电话就突然中断,再也无法拨通。周凯把手机上能拨通的电话全部都拨了一遍,他首先想到39岁的好友,“他年轻,可能救我的家人。”但电话一拨通,对方刚喊完“救命”就没音了。9日晚上值班的山早村村书记徐文海一夜没睡。他记得很清楚,“凌晨4点10分的时候风开始变大了,突然山洪坍塌下来,堵了,在我们这里形成了堰塞湖,水倒灌进来”。五六分钟的样子,村里地势低的地方,水就已经漫到了四层楼高。“我当时看到水大了,我就打电话叫他们河边的人(住户)注意点,台风来了,水涨大了,快点逃”。挂了电话,徐文海赶紧打给80岁的母亲。母亲平时和弟弟一起居住,距离他住所只有百米距离。山洪暴发的时候,弟弟外出,只有母亲一人在三层楼的居所里。母亲在电话里喊,“水涨起来了,怎么办”,徐书记抓着电话跑下楼,但大水已经淹没了自家一楼,即使是100米的距离,他也无路可走。终于赶到弟弟家,家里大门脱落,家具也一并被冲出门外,他刚进门就发现了倒在一楼楼梯口的母亲,“她可能是想往楼上跑,但没来得及。”水来得太快了,“我跑不过它”,今年60岁的徐文海一把抱起母亲,放到脱落的门板上,“我希望我母亲还是好的”,他紧接着给母亲做心肺复苏、人工呼吸,持续四五分钟之后,伸手去探母亲的鼻息,一丝热气也没有了。他这才意识到母亲真的不在了。“我刚给她打电话,答应了要去救她”,10日凌晨,镇上灾情严重,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,接通电话徐文海说不出一句话来,只是坐在母亲身边流泪。他自觉没有尽到儿子的责任。天亮了,他把母亲抱到里屋的床上,盖好被子。遗体让过路的熟人帮忙照看,徐文海又去村里其他地方救灾。山洪来临的时候,山早村村民刘丽(化名)带着七个月大的孩子睡在二楼,突然听到一楼的妈妈一声尖叫,“水漫上来了”。她惊醒过来,跑下楼和妈妈扶起腿摔伤的爸爸,把他拉上二楼,“才一下子工夫,一楼就全淹了。”他们刚跑上三楼楼顶,水就漫过了三楼地面。此时,一块大铁皮漂过来,卡在房子和后山之间,刘丽抱着孩子,和妈妈、几位村民一起,搀扶着爬上铁皮,往后山上跑,爸爸只能先待在三楼等救援。大水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4点20分左右,水位下降,刘丽刚跑到山上,“水已经退了,前后才十分钟的样子。”早上6点左右,见到消防队,确认爸爸安全后,刘丽才知道,她三婶已经被水冲走,三叔游泳出来,躲过一劫。“他们家地势低一些,很突然地水就漫到三楼,我们有十分钟,他们只有两分钟。”上午10点,连夜驱车赶回山早村的周凯和妻子沿着山路爬回了家,这段平时走高速只需40分钟的路程,他们走了一夜。庆幸的是,老家三层楼房地势高,父亲抱着孙女上了三层楼顶,最终获救;二伯在逃向楼顶的过程中不慎摔下洪流,他抱住倒塌在路边的电线杆,强撑着把口鼻浮于水面之上,一直坚持到救援人员赶来。但周凯的三妈以及向他喊救命的好友都在这场灾害中罹难。以前从山早村回瓯北镇,周凯的车都会载上几位同村的村民,“一起坐车的人好几个都不在了。”大水之后,村里到处都是残垣断瓦,“电线杆倒了、墙塌了,一片狼藉。”周凯说。临海古城内涝:水最深没过消防员脖子对于台州人来说,每年台风造访,洪水灌到家里,几乎是家常便饭。雯雯的家在台州临海永丰镇,在她的记忆里,只有两次由台风引起的洪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“一次是1998年的时候,我还小,对台风没印象,只记得洪水也是快漫到家里二楼了,还有一次是2004年,水漫过一楼一半。”但利奇马的“凶险”,她“完全没有想到”。8月9日接到单位预警时,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得了的。“因为我们见惯了这种洪水,所以邻居都很淡定。”但8月10日早上,雨下个不停,门口的院子被水淹了。中午不到,水就进了一楼地面。下午两点多,两天的暴雨刚停不久,一股急流冲破临海古城兴善门,涌进城里。紫阳街上,王先生正在自己家民宿的四合院中,几分钟时间,水就没过了他的小腿。他领着员工把一楼的电器搬上二楼,准备回家时,街上的水已经没过腰,路上停着的车都泡在水里,车内的水盖过座椅。王先生握住一根木棍探路,平时半小时的路程,走了一个半小时。下午3时以后,雨基本停了。但是由于临海上游天台、仙居两县泄洪的缘故,水位依然在上升。同在紫阳街上开店的董女士没能走回家,和几位老人一起被困在二层楼上。一楼被淹后,冰柜、桌子、椅子倒了,漂着撞来撞去,乒乒乓乓响个不停。董女士不停地打110报警。同时拨打110救援电话的还有看着水位不断上涨,陷入慌张的雯雯,但警力有限,救援人员无法迅速赶到。早上5点多,她发在朋友圈的求助信息被大量转发。一些朋友提供了橡皮艇的联系电话,但打电话过去,对方都回复已经投入到救援中。下午6时许,4位穿着迷彩服的救援人员赶到,解救下了被困在2楼阳台的雯雯一家三口。快到晚上7时,董女士和被困老人也终于获救,消防员找来橡皮艇,把老人背到艇上,董女士刚坐上艇,一个大浪打来,艇差点翻了,七八名消防员用力拽住两侧,勉强稳住,“水最深的地方没到消防员的脖子,水浪一动一动才能隐约看到路边停的车,他们一直撑着,拖着艇走。”把董女士一艇人护送到地势较高的崇和门广场,救援人员又划着橡皮艇回紫阳街救援。天已经黑了,下着毛毛细雨,老城区的人慢慢都聚集在这里,“乌压压一片,坐满了人”。8月11日上午,“台州发布”发布消息称,古城内正进行排涝,水位正在下降。目前水位不再上升。据统计,临海市共接警784起,其中火警4起,抢险救援778起,社会救助2起,抢救疏散被困人员1063人。医院:五护士合力救起路边老人8月10日下午5点左右,开始有受台风影响的伤患被陆续送往永嘉县人民医院救治。“我值班原本是负责管病人的,晚上伤患数不过来了,什么都要做。”一名值班护士介绍,患者主要来自岩头镇一带,具体数量还没来得及统计。其中有几个伤势较为严重的患者正在急诊室被抢救。永嘉县人民医院周姓副院长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由该院专家和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、第二医院的专家临时组成的专家组正在对台风伤者进行集中治疗,医院特设了专门的病房为这些伤者提供救治。由于受台风伤害的伤者主要集中在骨科、外伤科等科室,因此骨科所在楼层一半的病房都被专门腾空出来用于接收台风伤者。“一共有二十多个床位,十几个专家,也有心理干预方面的专家。”周副院长表示,“现在伤者基本稳定。主要是担心心理方面出现问题,因为有的伤者在这次台风中失去了亲人。”8月10日晚上6时20分左右,距离紫阳街1公里外的台州医院放疗科护士长王晨在用手机拍摄洪水灾情时,意外在镜头里发现一名情况危急的老人。这名50多岁的老人靠墙瘫坐在地上,下半身无法移动,身上有多处擦伤,四肢由于被水长时间浸泡已经发白。“他当时有些神志不清了,没办法正常答话,旁边居民也不太敢靠近,我们作为医务人员看到这种情况需要第一时间抢救。”王晨和她的护理团队一共5个人一起也抬不动伤者,赶紧联系了医院保卫科帮忙,十分钟过后,这名伤者被送到了抢救室进行插管治疗。随后,王晨了解到,这名伤者是长期在台州医院进行血透治疗的尿毒症患者,为了方便治疗和母亲一起住在医院旁边的居民区。附近居民告诉王晨,这个患者家里已经被淹了,银行卡、手机都没带出来,为了求救,他母亲到附近去找人帮忙了,所以把他先暂时安置在了这里。“我们跟着他去急诊科做血氧饱和度检查,发现当时他全身淤紫,氧饱和度只有60%,正常人一般在95%以上,所以应该是呛过水的。”王晨说。“因为他家里人当时联系不上,所以我们急诊这边就马上给开了绿色通道,抢救措施全部跟上。”王晨说。救援队:徒手翻废墟找人永嘉消防救援中队政治指导员张维昊,是第一批到达山早村参与救援的成员之一。8月10日早上7时30分,他和队友一起赶到山早村,即刻投入救援。8点多,他们在一所房子找到了两位老人和一个小孩的尸体,“应该是爷爷奶奶和孙女儿,都成泥人了”,张维昊协同五六名消防队员将尸体抬出屋子,很快听到了女人的哭声。“女的就一直抱着那个小孩哭,小孩身体已经僵硬了”。因为橡皮艇等救援工具不能运送进村子,所以一切救援方式都比较原始。消防队员需要在腰上拴紧绳子,潜入河里将尸体抱上岸。“一个20几岁的小伙子刚从外地赶回来,我们在河里打捞一具尸体的时候他认出来是他父亲,就跟我们一起打捞”,尸体被捞上来以后,小伙子坐在岸边呆呆地不说话,哭也不哭,一直坐了有20几分钟。经历了一整天的救援,消防队员在上游找到7具尸体,下游找到6具。张维昊的脚起了2厘米大小的水泡,包扎了伤口后,他转身又继续投入救援工作。同时参与救援的还有民间救援组织黑马救援队。得知永嘉受灾情况非常严重,黑马救援队紧急集合了28名专业素质较强的队员,携带5艘橡皮艇,于8月10日中午12点集合,下午3点多钟抵达永嘉岩坦镇山早村。抵达山早村时,车子开不进村子,黑马救援队留4名人员在高速公路上疏导交通,其余24人全部下山支援。“过来的时候看到村庄都被淹没了,两边都是黄色的海洋,是黄泥水”,黑马救援队办公室主任潘春萍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台风。”黑马救援队的一名队员陈崇告诉记者,抵达山早村后,除了一名当地人带领他们实施救援工作,大部分居民已经撤离,只剩下部分家属在等消息。在现场,陈崇看到,木质的老房子很多被夷为平地,最高的四层楼上面都有洪水的印迹。进入救援现场后,大家开始地毯式搜索,寻找失联村民,山早村地层较薄,除了消防队员的探测仪,黑马救援队通过徒手翻废墟找人,即救援队根据家属的猜测,在某个地方深挖,相当于“赌一把”。“我们要徒手把杂物先搬开,再用铁锹慢慢挖下去”,陈崇告诉记者。黑马救援队的人员主要挖了两个点,但直到晚上队伍撤离都没有搜寻到失联人员。“目前失联的人,有两种可能性,一种就是埋压在淤泥下面,第二种就是被冲走了。”张维昊说。11日清晨,温州市消防救援支队又派出16支中队,17辆消防车,120余名消防员前往山早村继续搜寻失联村民。张维昊告诉记者,10日在救人的同时清理完了废墟,11日则主要是寻找失联人员。“因为房子塌下来都是废墟,废墟清理完了才能救人,下面都是淤泥,有一米多厚。”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